您的当前位置:百合新闻网 > 娱乐 > 正文

又现抄袭 音乐造假应有犯错成本

时间:2019-03-11 21:34:49 浏览:200

  对于花粥这种复制粘贴式的抄袭,网友们都觉得难以置信,“抄作业都不敢这么抄啊!”更有网友给花粥设计了一条颇具讽刺性的宣传语——“我们不写歌,我们只是歌曲的搬运工”。在《妈妈要我出嫁》被扒皮之后,神通广大的网友又发现花粥在短视频平台上大火的那首《出山》也有抄袭的嫌疑,该歌曲的节拍和国外歌曲《Anders Als Ihr》一模一样,而《出山》的原创署名仍是花粥。

  前段时间,网友刚刚揭发了蔡健雅的复制粘贴式抄袭,其代表作《红色高跟鞋》被指出与国外小众乐队The Weepies的《Take It From Me》如出一辙,不只是旋律曲调十分雷同,就连歌词都几乎一致,于是网友称蔡健雅发明了汉化版抄袭,并送其外号“裁剪雅”。而这次花粥连汉化翻译都懒得自己弄了,直接拿来翻译家译好的版本署上自己的名字。

  □刘雨涵

  凭借《盗将行》《出山》等歌曲出名的花粥一直以独立原创音乐人自居,可是她早年的一首原创歌曲《妈妈要我出嫁》近来却被网友扒出是彻头彻尾的抄袭。

  网友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否则蔡健雅还会被当做是华语乐坛创作才女,拿着《红色高跟鞋》当成是自己的代表作招摇过市,而花粥也会继续经营自己独立原创民谣歌手的人设。但网友们同样也有深深的无力感,因为除了声讨之外,没有能够加诸抄袭者身上的惩罚措施。蔡健雅还在为自己有着抄袭嫌疑的新专辑进行宣传,而花粥只需要一封含糊其辞的致歉声明和一定时间的静置冲刷,就可以摆平眼前的麻烦。那些通过抄袭得来的名和利,将继续为她们所享用。

  犯错应当是有成本的,劣迹艺人会被封杀,取消演出资格。翟天临硕士学位论文抄袭,被北京电影学院撤销博士学位。于正编剧的《宫锁连城》被判抄袭琼瑶的《梅花烙》,罚款500万。而音乐抄袭造假的犯错成本却几乎为零,只能靠网友们雪亮的眼睛去甄别,以及正义的声讨来匡正,这样下去只会纵容更多的抄袭事件继续发生。惩罚的鞭子必须要打在抄袭者的身上,并且狠狠打疼,才能够对音乐从业者树立起警示意义,为原创营造出一个清明的大环境。

  这首歌从歌词到歌名都一字不差地照抄了薛范老先生翻译的俄语民歌《妈妈要我出嫁》。而花粥在3月3日发表的致歉声明中只是将其轻描淡写地称为“工作疏漏”,并自称这首歌是自己2012年的翻唱作品。在作词一栏堂而皇之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还说只是翻唱,花粥的行为真可以说是无耻者无畏。虽然花粥的经纪公司表示已经联系音乐平台对该歌曲下架,可是这种几乎零犯错成本的音乐造假对于抄袭者来说还是惩罚得太轻。

sitemap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联系邮箱:269406793@qq.com

Copyright ? 2018 百合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